笔趣阁 > 东京侦探 > 第七十一章
夜间

东京侦探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苦笑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美国人提起NBA,就像日本人提起NPB一样。都是滔滔不绝的。他对篮球知道的不多,再谈下去就露陷了!所以他明智的转移了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乔治先生,市场街的The Gap是个超市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美国本土的经典品牌店。第一家就开在本地,已经有近五十年的品牌史。我想去买些牛仔裤,那里的货色物美价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瞄了一眼,此君穿得牛仔裤貌似是Levi's的501型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据说德裔犹太人李维·斯特劳斯就是在加州淘金热的时候,在圣弗朗西斯科觅到了商机。这个当时只有24岁的年轻人成为牛仔裤之父,并创立了Levi's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此说来,圣弗朗西斯科一点都不简单。难怪世界各地的人们,纷纷到了这个城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不错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赞美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乔布斯好像也穿和你一样的501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眼力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乔治夸奖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候车子已经到了联合广场,伊东提出要下车。让人家送到酒店门口不太妥当,毕竟乔治不是出租车司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乔治先生,我在这里下就可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hiromi kouzou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乔治瞥了车外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晚上这里的治安不太好,我还是送你到酒店。反正不差这点路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是惭愧!那好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酒店,伊东首先伸出手来,与乔治告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乔治先生,非常感谢!非常荣幸与您同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hiromi kouzou。和你聊天很愉快!那么再见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再见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乔治开着雪佛兰走远了,可是伊东还是目送他的车子远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几天,他遇到的人除了修车厂的那个粗鲁男,都算是热情。但是最受恩惠的无疑就是乔治。伊东没花一个美分,就到了目的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于欧美人来说搭顺风车司空见惯。但是对于日本人来说,这犹如是一笔永远无法回赠礼物的情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唉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叹息着回到了酒店。吃过晚餐,就回到了房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天就要回日本了,伊东开始收拾行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把物品从保险柜拿了出来,放到了旅行箱里。然后尽可能把不用的物品,都放在里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候,月光又洒落在窗台上,蒙上一层银色的皎洁。抬头望去,繁星点点,明月当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在圣弗朗西斯科的最后一个夜晚。也许以后还能来,也许没机会来。未来是难以揣测的,正如命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照例倒了一些红酒,坐在窗台上。时而看看迷人的夜空,时而眺望远处。他忽然看到,有人在窗户下的车子里,拿出一些东西。从这个角度看,一清二楚。想必满月的时候,会更加清晰吧!


        

等等!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觉得自己忽略了些什么。他的房间是319,B的房间也是319。这种巧合,使得他觉得和B有种奇妙的缘分,更让他产生了联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A和B入住酒店,是用什么方式支付的餐费和住宿。如果是现金,当然毫无破绽。但要是旅行支票和信用卡,就一定会留下记录。就像住宿登记,也要留下旅券的号码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时间段显然不可能去查,但是这个记录应该留在酒店的财务部吧!


        

鲍勃那里也许会有,看来明天还得麻烦他。只是礼物不能再送了。一次就足够了!再多,也许会惹得别人反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清晨,伊东早早醒来了。他想起自己连金门大桥都没去看过,觉得很惋惜!不过确实没有时间。这几天他马不停蹄,到处出没。实在没有游玩的心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走到窗边,却被外面沙丘般起伏,丝绸般柔滑的朝雾吸引住。一切犹如梦境,远处彩霞满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太美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发出浩叹。能够目睹如此完美迷人的景色,已经不虚此行!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当然还有小小的遗憾,就是日本城他没有去过。伊东不知道,日本城就在联合广场附近。他更不知道,四月这里还有个樱花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吃过早餐恰好是上午8:30,伊东找到了鲍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早晨好!鲍勃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早晨好!hiromi kouzou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想麻烦鲍勃先生一件事。就是那天查到的那另外的两个人,是否在贵酒店用过旅行支票或者信用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看看吧。酒店管理系统里很能会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鲍勃打开Dell,先搜寻信息,再把两个人的名字复制粘贴。输入系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Kaisuke kawamura,这个没有任何记录。应该用的是现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Miyoko sakai ,这个用的是旅行支票。支票号是xxxxxx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欣喜地凑了过去,拍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旅行支票在贵酒店有存根吗?如果可以,我想复印一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财务总监安德莉亚虽然漂亮,脾气却很粗暴。真是辜负了她的名字。找她,不如去找管理档案的爱玛。但是爱玛有点爱贪小便宜。你还有咖啡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鲍勃踌躇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只能摇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咖啡豆他已经倾尽所有,哪里会有余品。不过他灵机一动,忽然想起在神户的有马温泉买的玩具毛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这里有神户的特产Writing Brush。不知道行不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Writing Brush吗?我听说是一种源于中国的传统书写工具和绘画工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么可以吧。文员应该都喜欢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那我马上回去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快步回到了房间,打开旅行箱,拿出了毛笔盒子。然后带着它来到了信息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里面装的就是Writing Brush?我先去找她。一会就好。财务部的分类单据从来都是整整齐齐的。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鲍勃拿着装有玩具毛笔盒子走了。过了十分钟,他回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找到了。瞧!这是旅行支票的复印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鲍勃兴奋地抖动着一张复印纸。伊东觉得场景似曾相识。对了!就像老电影《The Million Pound Note(百万英镑)》中,弗罗格纳尔公爵挥舞着那张冠有巨额数字的神奇纸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在Mark Twain(马克·吐温)的原著中,可不存在着这么一位有些落魄的英国公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看了后大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分明是本国的三菱银行签发的旅行支票,上面有B的签名。只要这个B是那个人,就可以通过字迹鉴定对照。当然,还有旅券号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非常感谢!鲍勃先生。我今天就回国了。希望有机会能在日本看见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客气!hiromi kouzou先生。为客人服务是本酒店的荣幸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鲍勃幽默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么再见了!鲍勃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再见!hiromi kouzou先生。希望您下次到圣弗朗西斯科,还是住我们Tristan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回到房间,收拾好就带着旅行箱走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前台没有雪莉的身影,看来她今天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颇为遗憾地退了房,坐上了酒店的接驳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司机还是那个凶猛的老兄。伊东上车后,紧紧抓住了扶手。这可是前车之鉴哪!为了防止脑袋被撞,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