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东京侦探 > 第三章
夜间

东京侦探

        

人的眼睛果然能够欺骗自己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雪看错了真相。南原却看到了小雪。并告诉了渡边。喂!那个小女孩不就是你们村的小雪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渡边并不在意。小雪的母亲在村里评价不高。一个美丽的寡妇带着女儿生活,本身就遭人非议。这个大家都明白。再说小雪的父亲横死山谷,村里都说安佐子克夫。所以连带着小雪,也被人鄙视。一个单身女人带着孩子生活,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勇气。我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人们不帮助她们,反而蔑视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哑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问题还是社会学家来解答吧!大家都是搞学术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南原当天就将白线帽,还给了健一。安佐子死讯传遍了两村。渡边和南原找到了那个刺猬洞。发现已经被人用碎石填埋。这才知道正是这个洞,导致安佐子丧生。两人有些不安。这个洞的刺猬已经挖走了。若是刺猬在,安佐子是否会活着,不得而知。其实刺猬在不在都没有关系。刺猬是群居动物,但是这只刺猬是独居的。我查过资料,刺猬洞深达1 - 1.2米。人要是一脚踩空进去,很容易造成严重损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到洪水来的那天。南原到了渡边家,想商量一下究竟怎么办。他也怕小雪误会,毕竟当时小雪也看见了。他俩谁都没有告诉别人,刺猬洞的事情。因为这不是什么好事。最终的结果就是,南原捡了一条命。他没找到渡边,饿了就回家吃饭了。他到家后不久,洪水就来了。由于东南村地势较高,只淹了很小一部分。而洪水席卷西南村的一切,沿着山口冲了下去。一直冲到十几里外的悬崖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只要遭遇上的,无一存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真是可怕的洪水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感叹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南原心痛好朋友的死,却也松了一口气。既然西南村的人毁于山洪,再也没有人知道那个洞和刺猬。南原毕竟是小孩子,加上本身没有责任。也就安心地生活着。只是他在山洪过后的小镇上,似乎看到了小雪的身影。那身影一闪而过,令他怀疑自己是眼花了。他不知道的是,若真是小雪。他也不必害怕。因为小雪眼中看到的是渡边和健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皆想:好曲折的故事啊。虽然发生在几十年前的农村,不过也惊心动魄啊。这只是几个小孩子,连小学都没有念完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至于这些事是谁告诉我的,当然是南原。现在的望月泰成先生。对不对!望月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望月站了起来。他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就是望月泰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已经被诸多的反转打击得没有言语,呆呆地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望月先生的视力是极好的。诸位,你们能看清那面墙上的视力表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,顺着伊东的手指方向赶紧看去。总算发现那里挂着视力表模样的东西。但是距离太远,根本看不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君,对不起!视力表似乎……挂倒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泪眼朦胧的望月突然提醒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什么?!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不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刚说望月的视力极好,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好。因为位置的关系,五人座位比十三人更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都没有发现视力表是倒的,没有擦干眼泪的望月怎么可能发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望月先生果然厉害。佩服佩服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示意驹田把视力表原封不动拿了下来,展示给大家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看后自然惊叹迭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点都没错!视力表确实挂倒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曾经草试过望月先生的视力,绝对是超凡脱俗。不夸张的说,考飞行员绝无问题。所以当初他看到了小雪,而她却把望月先生看做成了健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吧!小雪已经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觉得讲这个已经毫无意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好!还是先说健一吧。九岁的他辗转流落到了神户。被高桥正治和妻子尚子收养。尚子不育。偶尔看到了乞丐一般的健一,心生怜悯。带回家里后,却发现健一洗澡后容光焕发,是个翩翩美少年。就和正治商量,收养了健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心有所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桥?高桥康夫不就是姓高桥嘛!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然伊东道:“健一究竟如何从镇上到达神户,至今是一个谜。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,铸就了他强大的意志。这种意志使他决心忘掉,除了母亲的一切。他从来没想过去寻找父亲。在他看来,生父是个极其不负责任的人。根本没有资格,做他的父亲!既然要舍弃过去,迎来新生。当高桥夫妇问他名字时,他告诉两人叫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没有立即说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倒是鸠山脱口而出:“康夫。健一就是高桥康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点点头。原来健一就是高桥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错!这就是第二个谜团的一部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大有深意地向美代子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夫人,这就是高桥先生的童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伊东先生告诉我这些。康夫从来没有提过他的过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先生对过去讳莫如深,也是正常。悲惨的往事,即使是妻子也不愿意说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心里也明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痛苦的往事,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负担。伴随一生也未必解脱。说出来也于事无补。并不因为有人倾听,就会消散无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泫然欲涕。那种悲伤,反而衬托出她的美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另一部分原因就是高桥先生的生父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!他是谁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不淡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曾经是高校生的梅沢,终于回到了东南村。十一年了,一切都不同了。谁也不认识他了。他也三十岁了。梅沢是来找登纪子的。他不是个负心的男人。他回京都后,就被他的父亲逼得子承父业。没有能上大学。同时父亲指定他娶了同市的女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眼光隐秘地扫过某人,继续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梅沢心灰意冷,不得已娶了这个女孩。他感到对不起登纪子,无颜再去见她。毕竟曾经有过约定要结婚的。婚后十年,成为梅沢妻子的女人因事故死去。于是梅沢故地重游,想要寻找当年的登纪子。目的却有两点。第一点,是要说明当初的情况和不得已。请求原谅。第二点,若是登纪子单身,则遵守当年的约定。娶她为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惜的是,梅沢听到的却是登纪子病逝的消息。顿时痛不欲生。十年的等待,终于成了梦想。想起曾经的约定,他必然悔之晚矣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突然发现主座上的阪井泪流满面。美代子则轻蹙眉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……但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唯一让梅沢惊喜的,就是知道了自己有个儿子。然而健一已经离开了东南村,离开了小镇。弘则还活着,他的妻子已经死了。弘则不知道健一的去向,也没有健一的照片。梅沢去学校查问,没有人知道健一去了哪里。健一带走了的只有学生证和白线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十年了,小镇已经是物是人非。梅沢没有找到关键的人,即使找到也没有什么用。用11型邮政车带走健一的小仓先生,也只知道健一在姬川市下的车。健一后来去了哪里,他就不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梅沢找了很多地方,都没有找到健一。一个流浪男孩的结局,通常不大美妙。大失所望的梅沢,终于放弃了寻找。曾经的梅沢,就是现在的阪井智和先生。我说的对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,震惊得无法言语。同时有聪明人已经感到了后怕:若阪井是高桥的亲生父亲,那么高桥和美代子不就是亲生兄妹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神啊!这是逆伦的猛料啊!万一阪井为了隐藏秘密起了杀心,这会客厅必定是血流成河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先生,你害死我们了!不对!你也逃不掉!为什么?我会贪图免费车票来这里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君果然高明,这1000万物超所值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强忍悲痛,大声赞叹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大哗。随即纷纷眼前一黑。完了!全完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大富豪亲口承认了,大家能不能活过今晚都是未知数。后知后觉的也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,一个个脸色发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唯有蒙面纱的女人看起来不动声色。但是大家觉得她只是在强自镇定。反正,面纱遮挡了她的神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果然是您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看着恍若无事的伊东,虽然愤恨但仍佩服他的勇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眼中闪耀着莫名的神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错!康夫当然是我和登纪子的亲生儿子,也是我唯一的儿子。伊东先生,你是如何知道,我就是康夫的亲生父亲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起来很简单。第一。我第一次去大津市去调查过美代子。工作人员说她的旧姓是‘阪井’,是您的独生女。当时我就很奇怪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一点,我要请望月先生回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虽然茫然失措,但仍为之绝倒。这望月和美代子有什么关联?看起来根本就不认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……伊东君,是不是搞错了!我想我和这位美代子女士根本不认识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成为满场焦点的望月郁闷不已。他迫不得已地只好发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失误失误。望月先生,对不起!我想,您没有明白我的真正意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说您原来姓南原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么后来为什么姓望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是这样。我的妻子叫绘梨沙,她是独生女,姓望月。我其实……是上门女婿。所以只能改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望月略微尴尬的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阪井先生,这就是第一点的答案。既然美代子是独生女,为什么高桥先生没有入赘阪井家,却依然用着自己的姓氏。而美代子也从夫姓呢?难道说男方入赘豪门,现在竟然不用改姓了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来是这样,果然有道理!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纷纷点头称颂。暂时没有性命之忧,先把戏看完再说吧!虽然……都是人在戏里,身不由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将棋社的五个人也缓缓点头。当年这点不是没有人想到过,但是不得其要领。毕竟阪井氏为富甲一方的资产家。蚂蚁去猜测大象怎么想,实在是荒诞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疑问当时一闪而过。我没有细思。即使细思也没有用处。这世界我不懂的东西有很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没有发笑,等待着他一步步地抽丝剥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其次就是我参加了高桥先生的告别式,您的样子似乎很悲伤。时不时地看着他的遗容。虽然您看重他,但可不像是岳父对女婿的感情。结合着第一点,当时我的疑虑就加深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暗呼厉害。原来伊东在葬礼当天就发现了端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其三。告别式后,我去庄园拜访了您。我未经预约,您却依然与我见面。临走还给我一张私人名片。这于理不合。您没有必要对我如此客气。虽然我参加了高桥先生的告别式,让您看到了。说句失礼的话。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不禁摇首苦笑。原来在伊东君这里,自己竟然有这么多漏洞。但恐怕也只有伊东君这样的人,才能赋予重任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四。就是先前说过的1000万调查费,还有您为研究所的研究出资。为什么您会调查高桥君的死因?高桥先生即使再得您喜欢,毕竟是外人。而且与您的女儿已经分居了,下一步也只能离婚收场。这一点大家都懂!恕我直言。注定脱钩的鱼,谁肯多投饵料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摇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一点也让我倍加困惑!阪井先生,您通过操作提供给研究所的经费至少几十亿吧!您又拜托了高崎警视监,让他找人调查。钱财您虽然不在乎,但是几十亿可不是小数目啊!还有欠下高崎警视监的人情也不是好还的。可是您还是坚持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盯着阪井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为什么费尽心力和巨额资金来资助自己的女婿?只是为了女儿吗?那应该堂堂正正地投资,不需要掩人耳目啊!再说,花钱调查情理上已经是前女婿的高桥先生死因?这种行为,只可能……是血亲才有理由去做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恍然大悟。是啊,就是这个道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座的很多人,其实都对高桥先生是否是自杀心存怀疑。然而科搜研已经证实,遗书是他亲笔所书。这一点,我也承认。高桥先生没有防御伤,所以搜查本部判定自杀。他们是专业人士,调查应该是周密的。所以大家只能相信,高桥先生是自杀。唉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长长叹息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阪井先生。我的回答您满意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非常满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也请您为我解惑。请问您如何知道,高桥先生就是您失散多年的儿子。你们之间本来应该从来没有见过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十几年前。美代子说喜欢了一个安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在一家微生物研究所工作。要和他结婚。她是我唯一的女儿,我就私自调查了一下。我不希望美代子嫁给一个庸俗又无能力的家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露出回忆的神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父亲。没想到您为了我竟然调查过康夫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脸上显出又感动又惊喜的神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我的宝贝。我怎么能把你随意托付给别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重拾记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调查了康夫,发现他无论哪方面都非常优秀。康夫的户籍显示就是京都人,我也没查得特别细。我只要查这个人,是否能配得上美代子就好。所以当时我不知道,康夫就是我的亲生儿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感慨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