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东京侦探 > 第四章
夜间

东京侦探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氏的资产可谓雄厚。可惜虽然有了儿子,竟然找不到。庞大的家业没有血脉之人继承,也是件悲哀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找了京都的事务所,委托他们调查。康夫的照片是偷拍的,所以不是十分清晰。不过仍看得出很英俊。我让美代子带康夫到家里,想见见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不自觉地搓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见康夫的面,我就惊呆了!这孩子长得一点也不像我,却像极了他的母亲。美代子看我很惊讶,还以为是因为康夫太英俊的缘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啊!父亲。当时我还怕你在意康夫太英俊,容易沾花惹草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插了一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直觉这个被美代子领回家的年轻男人。就是我苦苦寻觅不得的儿子健一。唉!真是越看越像登纪子。待康夫离开后的第二天。我迫不及待地返回小镇,找到了登纪子住的那家医院。这一点,伊东君你已经知道了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这家医院是镇上的唯一医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这样。我查到了康夫的出生记录,也查到了他和登纪子的血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根据医院记录,阪井先生您,登纪子夫人,高桥先生都是O型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!我非常高兴。但是出于谨慎,还是找了个机会拿到了康夫的鲜血。” 记住网址m.vipkanshu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!父亲你怎么可以这样做?你……又是如何做的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嗔怪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也是没法子,出此下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扮作苦笑状。不过看他的神色,大家都觉得他其实乐在其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猜您是让高桥先生受了点皮外伤,伺机取走了血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面对着大金主,伊东当然不能说“窃取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大为得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样有点下作!不过要是没有办法,就只能照此处理了!当然,说穿了就不值钱了。康夫是京都的红十字会无偿献血者。我通过手段,获取了康夫一管400毫升的新鲜血液。当时,DNA验亲子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。结果不出所料,康夫和我的DNA有高达98%的相似度。如果不是亲子,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。哈哈!我终于找到了亲生儿子。这得感谢神,感谢登纪子,感谢美代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罢狂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有这种操作?!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服了!果然老到啊!这种手段完全是神不知鬼不觉。但是一般人哪里能做到!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也觉得阪井的“方法”非常厉害。虽然看上去普通,但是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去等待。肯定也花了不少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阪井先生,其实还有一点我刚才没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!你刚才说的四点都是推论。那么确认康夫是我儿子的决定性证据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均想:伊东应该不会也是去察验二者的DNA吧。可是高桥在伊东调查时已经去世了!验高桥的DNA不难,但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虽然我可以查验高桥先生的DNA,也可以利用手段获取晴子小姐的DNA,但是我不想这么做。而阪井先生的血样,我没有能力取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伊东君你要是那么做,得不到我的尊敬!那你如何得知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您就是高桥先生的生父,那么您的遗嘱第一继承人就会是他。您那么多财产,当然要留给亲生儿子。所以我就秘密约见了您的私人律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闻言大吃一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皆很奇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根据保密法,律师可是要保密的。不能泄露客户的秘密。更何况是遗嘱内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此时却想起了与阪井的私人律师岩渊智胜见面的情形。那是在前几日的下午: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天中午骄阳似火,万里无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吃过午餐的伊东脱下外衣,挽在手臂上。走了一小会,他的后背就有些湿。额头也出现了汗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根据兴信所的报告,下午伊东到了右京区。他未经预约,就出现在森・岩渊法律事务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我是加川。请问你找谁?预约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穿着灰色条纹西装,大眼睛的女秘书警惕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我是伊东浩三。打扰了!加川小姐。我要找贵所的岩渊律师,并没有预约。这是我的名片。请给他好吗?我想应该由他决定见不见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您竟然是历史学家和小说家?还来自东京都?我明白了!您是有版权问题咨询吗?恕我直言,似乎回东京都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许是。我不确定。一切等到见过岩渊律师才能决定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身穿名贵的阿玛尼西装,派头十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样啊!那好吧。伊东先生。请您等一下。我看看先生有没有时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秘书加川看来把伊东当成了慕名而来的客户,而伊东的身份注定她得罪不起!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轻轻地敲响了一扇门。然后踩着高跟鞋走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一会,加川走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久等了,伊东先生。对不起!岩渊律师请您进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非常谢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微微鞠躬。他轻轻敲响了门,然后目不斜视地走了进去


        

办公室很大,里面放着一张实木的写字台。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,看到伊东进来就站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男人大约四十五岁,身高足有一米八五。头发浓密,眉毛黑长,眼睛炯炯有神。鼻子高而挺拔,嘴唇不厚不薄。英俊的面容配上颀长的身躯,得体的名贵西装,显得风度翩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是怪了!为什么最近我见过的帅男、美人都不是演员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异常纳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是转行,也许他也能大受欢迎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从社会地位上来说,律师是高于演员的。毕竟整个日本,执业律师不到两万人。更何况,律考很难。能脱颖而出的都是精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初次见面,我是岩渊智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岩渊抽出一张名片,递给了伊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我是伊东浩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已经不需要拿第二张名片出来,第一张就在岩渊哪里呢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先生,恕我冒昧。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!那么是谁介绍您来这里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。我知道您是京都首屈一指的大律师。所以有些问题想咨询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恕我再次冒昧。听您的口音加上名片上的地址,您是东京都人已经无疑了!难道说东京都的那些有名的同行不能满足您的要求,所以……必须到京都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我现在就在京都,而且短期间也回不去。岩渊律师,您也不要妄自菲薄。放着您这样的大律师不找,再回东京。显然是失礼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样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岩渊显然被打动了,语气和缓了许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好意思,那请问您具体有什么事,是我能做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想知道阪井智和先生的遗嘱第一继承人的情况。您是他的私人律师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!竟然是阪井先生。出去,滚出去!我不欢迎私人侦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岩渊眼睛猛地睁大,然后声嘶力竭地喊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原谅您的粗鲁,律师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彬彬有礼,显示出良好的修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胡说!遗嘱内容是保密的。恕我不能告诉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身为律师,是负有对客户的保密责任。这个我当然清楚。但我可以说出第一继承人的名字。您相信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是胡说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岩渊气得发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先生,你走吧!我们这里不欢迎您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律师面露鄙夷。他咬着腮帮子,毫不犹豫地下了逐客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一继承人就是:高桥康夫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斩钉截铁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岩渊听了没有说话,貌似无动于衷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伊东何等地厉害!他说这话的时候,就密切地观察着岩渊的举动。站在他面前律师的眼角已经抽搐了起来,目光失去焦距而散乱不堪,显然是因为震惊而无法置信!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然!看来就是自己猜测的那样。伊东心中断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岩渊律师,谢谢您帮我解答了疑难。失陪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要走!你……您是如何知道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律师焦急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立遗嘱只有我、阪井先生和另两位证人在场,你怎么可能知道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我是猜的。原来,是公证遗嘱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乐不可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岩渊律师,您的表情出卖了您!我现在已经肯定了!所以谢谢您了。我会记得您的恩情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心满意足的伊东离开了,留下愕然的岩渊喃喃自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先生。你的恩情不值一个日元。神啊!究竟是谁泄露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从回忆里走出来,面对着阪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的私人律师是森・岩渊法律事务所的岩渊先生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咦?伊东君果然什么都知道啊!不错,就是他。但是他在业界有极佳的口碑,绝不可能出卖自己的信誉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向他询问您的遗嘱情况。他让我滚出去!我告诉他,知道您遗嘱的第一继承人。他面露鄙视之色。因为明面上看,只有美代子女士和晴子小姐才有继承权。我想高桥先生虽然往生了,不过您应该还没有来得及修改。不是!是您没有心情修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点点头。众人都对伊东的智谋感到非常吃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我就说出了高桥先生的名字。岩渊律师当然是大吃一惊!虽然他掩饰的很好,不过他抽搐的眼角还是出卖了他。毕竟除了您、他,还有两位您信赖的证人,应该没有第五个人知道这遗嘱的事情。所以我终于确定,高桥先生就是您的亲生儿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完全正确!不得不说,伊东君。您的智力让我觉得可怕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既然答应了高崎叔叔,就必须做到。另外,您要不是给我1000万调查费,我还真查不下去。毕竟,我不是警察。这件事,没有薪酬可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父亲!康夫是您的亲生儿子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神情忧郁地确认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毫无疑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您才痛快地同意我们结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然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泰然自若地说着,不知道他已经吓坏了一大票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等!阪井先生。大家不知道内情,已经打算逃跑了!所以……我要揭开第三个谜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奋力喊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逃跑?为什么?我们说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这样的!高桥先生是您的亲儿子对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!再也不需要遮掩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们以为美代子女士是您的亲生女儿,所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欲言又止,美代子啼笑皆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我忘记了!诸位,美代子是我的养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不负责任地叫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立即放心了。原来美代子竟然是阪井的养女。他们暗暗埋怨阪井和伊东:早点说出来多好!都快吓得肝胆俱裂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康夫是我和登纪子的亲生儿子。美代子又是我视同己出的爱女。哪还有什么可说的!那时候已经是平成二十年。美代子都二十九岁了,康夫也三十二岁了。我着急抱孙子,就催促他俩早点结婚。结果当年,我的亲孙女晴子就出生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嘿嘿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彻底放下心,不禁莞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找到了亲生儿子,又有了爱女和亲孙女。那应该是他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婚礼和婚宴很盛大,大约花费了我3000万日元。大家都以为,我只是为了美代子。不知道我也是为了康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咋舌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七武士回忆起当初的婚礼现场,果然是十分豪华宏大。大家当时还以为阪井为了爱女,豪掷千金。没想到还有高桥的缘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阪井果然是大富豪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的普通人结婚,很多都选择教堂婚礼,因为花费不高。若是选择神社婚礼,至少要400万日元。看阪井的言下之意,3000万只是单纯的婚礼花费。而两人的新婚旅行,美代子的首饰,婚服等等应该没有计算在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惜康夫坚持在京都做研究,又不肯接受我送的房子。我无数次想和他说,自己就是他的亲生父亲。却无论如何开不了这个口。康夫一直是自己一路挣扎着活着,我怎么能厚颜说出来。没想到却永远不能告诉他了。在他心中,我早已经死了。所以他从来没有打算寻找我。我觉得虽然没有认儿子,不过儿子就在身边,还有美代子和晴子。我还要奢望什么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颇为遗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点头应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已经是堪称完美了!看样子,高桥也没打算找阪井。不过就算高桥想找,也无从查起。阪井原来用的可是假名字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惜好景不长!两年前,美代子突然带着晴子回来。说是和康夫分居了。我反复追问原因,美代子只说情感不和。我也不能找康夫质问。我既是康夫的岳父,却也是他亲生父亲。现在年轻人的感情婚姻,我确实理解不了。也就只能由他们去了。没想到两年后,康夫竟然自杀了。可是康夫没有自杀的理由啊!我联系上东京警视厅的高崎,他是我高校同学。他推荐伊东君你,调查康夫的死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终于知道委托的来龙去脉。原来,是这么一回事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则看了美代子一眼,叹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阪井先生。美代子夫人的来历,您说还是由我代劳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……你也调查清楚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说吧!顺便安抚一下他们受伤的心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笑着,开起了玩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阪井先生没有再婚,在姬川市收养了一个小女孩。这个女孩的名字是长野美代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原来如此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都惊噫地叫出声来。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很奇妙的缘分!童年的高桥先生离开了姬川市,童年的美代子出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世间的巧合竟然能如此惊人,实在是出乎意料。蒙面女人微微颤抖,似乎也不能置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就是这样!我苦苦寻觅不到儿子,就干脆收养了美代子。并且通过关系,改成为亲生女儿。她也是同意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终于完全放下心,这才是合情合理嘛!要是两人都是亲生,亲兄娶了亲妹妹。那可是人伦惨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眼含泪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不是阪井。自己也许已经自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道:“健一,对了。应该叫高桥先生了。他最后到了神户,被高桥夫妇收养。他恨父亲,所以干脆不提。阪井先生原来用的是假姓氏,本意应该是不想透露姓名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我是用了假名。因为是森林修学旅行,我就独自一人来到兵库县。到了镇上,也不想改了。大家只知道我是来自京都的高校生。认识登纪子之后,我几次想告诉她真实姓名。但是,几次都咽了回去。我怕登纪子认为我不真诚。本来打算求婚的时候告诉她。结果登纪子临死之前,也不知道我的真实姓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眼中含泪,痛苦而又沮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先生恨舅舅舅母。但是木村这个姓,也是属于母亲姓氏。所以户籍依然登记为木村登纪子。高桥夫妇联系让他上学。当时审查不严,应该并没有看他的学生证。仅凭高桥先生的口述和考试,就上了小学四年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夫妇对高桥先生很好。他终于尝到了温情。这种温情,只有生母给过。不过应该已经记忆模糊了。毕竟登纪子去世的那年,高桥先生才五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再次泪流满面。自己身为人父,却从来没尽过责任。而蒙面女子偷偷哭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这样过了十年。这是高桥先生最幸福的十年。虽然生父不知去向,生母带他到五岁。但是登纪子又要工作,又要忙活家庭杂务。也确实没有多少时间陪着儿子。登纪子去世后四年,仅有的温情也失去了。高桥先生原以为自己,可以幸福度过一生。有着高桥夫妇,他就满足了。然而,巨大的灾难已经逼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话锋一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