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东京侦探 > 第五章
夜间

东京侦探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一怔,随即大惊!难道又出了什么大事……?这一出出的,比什么推理剧都来得热闹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觉得有些张不开口。这个事实,他知道后也非常痛苦。不过,必须交代清楚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一年是平成七年。毁天灭地的灾难,发生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斟酌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齐声惊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平成七年对于日本国民来说,是无比深刻的一年。风雨飘摇,天灾人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新年刚过半月就遇上了大震灾。死了六千多人,受伤四万多。很多年轻人刚过完成人节,就永远离开了人间。后有沙林地铁毒气事件。十三人死亡,五千多人受伤。带给大家的,是巨大阴影和心灵创伤。他们除了悲伤,就剩下了恐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时日本有两种书籍最畅销。一种是诺查丹玛斯的《诸世纪》,另一种是《完全自杀手册》。后者于平成九年成为禁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伊东说是毁天灭地的灾难,不就是阪神・淡路大震灾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难道是大震灾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颤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大家都知道震央在淡路岛,但神户市死亡人数最多。因为是在1月17日的清晨,所以大多数人还在酣然入睡。据厚生省统计有6434人死亡,43792人受伤。在地震中,高桥夫妇被深埋在建筑下,不幸双双身亡。而高桥先生幸免于难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虽然高桥先生再次失去父母,但是强大的意志促使他站立起来。他组织同学,邻居参与救助工作。真是个了不起的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无比钦佩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不自觉全体起立。可惜川村只能坐在轮椅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和川村是大阪人。大震灾主要发生在神户和淡路,但是大阪也受到了严重的波及,死伤惨重。毕竟大阪距离神户只有30公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大阪人。大震灾发生时,我睡得很沉。要不是我父母惊醒,把我拉出来。没准我就被倒塌的房子压死了。好几天我都惊魂不定。别说救人,我是等待别人救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镇定了一下,回忆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,也觉得高桥在失去养父母的情况下,参与救灾救助。当真可敬可佩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神户人,也是侥幸逃命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富冈也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在这种情况下,高桥先生还考上了安京大学。利用保险金和民间团体的互助金读完了大学。我只能说,换做是我根本做不到。这是我无法想象的事情。超出我的一切经验和生活。由此可见,这种有着强大精神力量的人,多么可怕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连连点头。称赞高桥和称赞他自己没有区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花村女士,你也是那年考入的安京大学吧。也非常了不起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至于川村先生,他当时应该在京都上学。那个时间段,寒假已经过了。是吧,川村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点点头。川村则没有说话,看来车祸给他了很大的打击。即使开朗的人,也会变得阴郁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先生入学第一年,就参加了将棋社。成为安京大学将棋社的一员。虽然刚入社团的时候人很少。但是他凭借他强大的组织能力,使得将棋社高速发展。到了三年级,将棋社已经是安京大学文化部第一大社团。我说的没错吧。鸠山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千真万确。我原先一直搞不懂,阿康为什么有那么强的组织能力。现在知道了,是大地震后锻炼出来的。不过,这也应该和阿康的个人魅力有关。阿康身上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质。使人不自觉的喜爱他,相信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鸠山站了起来,点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惜我没有机会,见到高桥先生了。这应该就是一种领袖气质。真是可惜!本来,他还会有更大的发展,更骄人的成就。可惜从未涉及爱恋的他,在失去恋人后就一蹶不振。彻底放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剩余的七武士纷纷低头不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爱情究竟是什么呢?有爱的人心里,爱就是生命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默默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先生和柳原成了情侣。京都很多地方,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然而柳原车祸死在美国。高桥先生受到强烈的打击,从此不再过问将棋社。将棋社也就走了下坡路。从这一点看,高桥先生绝对是将棋社的精神支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七武士自然点头不迭。“


        

是的。我们一直默认阿康是领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第一次发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通过上次咖啡交流,我还知道了你们七武士之间错综复杂的感情关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错综复杂的感情关系。伊东老师,不是只有康夫学长和柳原学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困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柿塚先生,看来您下将棋太过专心了。您的性格比较直爽,也兴许没有注意到。不过,你当时应该也是喜欢柳原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满脸通红,说不出话。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尤为不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确认关系的,当然只有高桥君和柳原。但是喜欢他人的,却不止他俩。鸠山先生,您也喜欢过柳原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鸠山非常尴尬。他望了圣子一眼。然后有些羞涩地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时隔这么多年,却被伊东老师点破了。对不起!请问那您如何看出来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很简单啊!负责社团登记的是高桥先生。你应该是偷看了柳原的地址,所以你知道她住在下京区。三年级的时候,高桥先生的统治力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。所以,起草社团章程、发起招募社团成员都是他主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来如此。我明白了!嗯,就是这样。柳原那么美好的人,谁会不喜欢呢?我自然是其中的一个。但是柳原只喜欢阿康一个,阿康也只喜欢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的很好!你当然只是其中的一个。另外还有两个,也是喜欢柳原的。一个就是雨宫先生,另一个就是川村先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雨宫猛然站了起来,随即不知所措地坐了回去。这不啻于亲口承认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坐在轮椅上,终于不再沉默。他语带轻蔑地发言:“我喜欢柳原?!真是荒谬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没理他,道:“有喜欢的,就有嫉妒的。嫉妒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,容易烧毁理智。有一个人,爱着高桥先生,嫉妒柳原。这个人,就是花村女士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脸色发白,随即捂住了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,该说第四个谜团了,就是柳原出的事故!这个谜团本来与高桥先生的死无关,但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也许没有这个事件,高桥先生就不会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皆惊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平成十一年,发生了一场事故。这场事故远在美国,具体细节不为人知。这就是柳原遭遇的车祸!这所谓‘事故’的车祸,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!


        

将棋社众人大为震惊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老师,你是说故意杀人?!谁要杀害柳原?他是谁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半天,鸠山愤怒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年春假,柳原是去美国旅行。你们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至少我是这样。你们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雨宫和柿塚同时点点头,表示也不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鸠山先生的夫人,其实是柳原的老邻居。她应该是知道的。只是当时她还在上中学,根本不认识鸠山先生。对吗?圣子女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!我知道的。伊东老师,正如您所说。我认识我家先生的时候,大学都快毕业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圣子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原应该只告诉了两个人。一个当然是高桥先生,另一个则是花村。她们原先是好朋友,不是吗?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和柳原,当时确实很要好。她告诉我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站起来,冷冷地道。也不叫伊东为老师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什么不对。不过,你将这个消息,告诉了暗恋柳原的川村先生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自私的你一直想拆散这对情侣,却苦于无法。当你发现川村喜欢柳原被拒绝后,觉得机会来了。你的如意算盘是川村夺走柳原,然后你趁虚而入取代她在高桥先生心中的地位。这就是你的计划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脸色惨白,没有否认。除了川村,其余的七武士成员均目瞪口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花村,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蠢的人!你出卖了朋友,又得到什么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都没有了。柳原死了,阿康对我还是如从前一样。而将棋社从此分崩离析。不过,我只爱阿康一个人。为什么我至今单身?柳原死了。毕业后阿康娶了美代子。我天天诅咒美代子,希望她死去。后来聚会时得知阿康分居,我幻想分居三年后。阿康会和我结婚。结果,阿康死了。我都不知道,活着是为了什么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惨然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摇摇头。虽然花村这么做从道理上来讲是错误的,但是爱情本身就没有道理!她只是个笨笨的痴情人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瞠目结舌。万万没有想到,还有一个女人暗恋自己的儿子。他对花村没有恶感,所以听了觉得儿子的魅力好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却觉得一股凉气,直冲脊背。好恶毒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将棋社的人却似乎感同身受。鸠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雨宫点了点头,似是同意。却又摇了摇头,好像在说这种爱太残酷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瞅了瞅蒙面女人,发现她似乎非常惊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花村对柳原嫉妒,却没有杀意。说到底,她只想取柳原而代之。真正有杀意的,正是被柳原拒绝的川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都看向轮椅上的川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川村出奇的没有辩驳,似乎有默认的倾向。这下,众人望向他的目光变得无比复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也不自觉望向川村,心情无比复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学长杀柳原?又是为了什么?自己提供的情报间接害死了柳原吗?!如果川村是杀人犯,自己就是帮凶和共犯!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想过,柳原的死和学长有关系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爱生恨!自古有之。相信川村虽然被拒绝,但是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杀意。我相信他只是临时起意。但是川村的智商很高,所以即使临时起意也是思维缜密,几乎毫无破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翕动着嘴唇,想说些什么。最后还是闭紧了嘴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七武士们。还记得柳原去美国时,大家都在干什么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都在兼职啊!生活费得自己赚啊!啊!你说川村学长没有去兼职,而是尾随柳原去了美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鸠山说着突然醒悟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完全正确!花村虽然告诉了川村,柳原哪天去美国加州,但是没有具体时间和航次。京都没有空港。所以柳原去的是关西国际空港。从大阪直飞美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令我佩服的是:川村是如何跟踪的。跟踪本身不难。但是如何能够没有时间航次,就能提前准确订上大阪到美国的机票?其他的倒是相对容易。后来我想起了,花村和川村都是大阪人。我估计他应该有熟悉的人在空港工作。川村通过熟人,查询到柳原具体的航次时间。当然,这个后来已经确认了!因为我不仅去了关西国际空港,还去了大阪市调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一言不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伊东老师是怎么知道,川村学长也去美国了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鸠山继续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开始不知道,川村曾经去了美国。这件事,本来不是我调查范围之内。我只是调查高桥先生的自杀。但是后来我发现。在整个事件中,这是不可缺少的一环。至于我怎么知道川村去了美国。就涉及到了第五个谜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第四个谜团没有解释清楚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以一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好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五个谜团就是柳原的生死之谜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将棋社众人听了是目瞪口呆。柳原已经死了二十年,怎么伊东老师搞出个生死之谜?难道说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首先,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位‘故人’。这就是,尊敬的柳原尚美女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再次惊愕!柳原尚美不是已经死了吗?!


        

蒙面女人揭开面纱,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鸠山和圣子发出惊呼,认出了这就是伊东给自己看的照片上的女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久违了,将棋社的伙伴!大家好!我就是柳原尚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都惊呆了!传说中已经死了的人,竟然活生生出现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瞥了一眼,轮椅上的川村。此人听了这番话,已经活像《冰与火之歌》里的尸鬼,僵在那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柳原,那我是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能是谁?当然是是七武士之一的鸠山啊!圣子,还记得我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圣子喃喃道:“我就说嘛。照片上的女人眼睛,很像尚美姐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冲了过去,紧紧拥抱着柳原嚎啕大哭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尚美姐姐。他们都说你死了,可是你现在活了!可是你的脸怎么回事,面容怎么变了?还有……为什么不早点回来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妹妹。因为车祸我的脸全毁了,所以我整容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轻轻解释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原,我是雨宫秀洋。记得吧。车祸是事故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然记得你啦。雨宫,我虽然毁了容,却没有失忆啊!我们不仅是同级生,还都是七武士啊!车祸原本我以为是事故,但是伊东先生这么一说,说实话我也一头雾水呢!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颇为奇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坚持说是谋杀,而当事人和受害者柳原说是事故。看来他没有提前透露真相给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原女士告诉我去美国当年的时间和航班。以及出车祸的情况。我虽有点在意,不过没有往深处想。后来川村也发生车祸,原因与柳原相同。所以我去了美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大惑不解。这是什么逻辑啊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我当时认为,有人蓄意除掉七武士。要是柳原女士和川村都当场身亡,加上高桥先生。七人已去其三。虽然柳原女士的车祸早,时间跨度大。但出事的都是七武士,难免让我怀疑是连续杀人事件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倒吸一口冷气。确实,这么一看很像连续杀人事件啊!这伊东先生是在玩命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七武士除了川村和柳原,俱都苦笑不已。他们当时非常害怕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年柳原女士去了美国。她租了一辆红色丰田Camry。这是1992款XV10,属于该系列的第三代车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佩服地点点头。实际上她只记得是丰田。没想到伊东调查地如此仔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原没有开过外国车,所以还是选择了舒适的日系车。驹田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视屏幕上又出现了一辆红色丰田Camry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电视上这款中型车只在北美销售。是丰田公司为美国消费者量身定制的。产自美国肯塔基州乔治敦的丰田工厂。主力配置是4速自动变速箱。优点是乘坐空间宽敞,内容后备箱能容纳3个旅行箱。这是因为美国家庭喜欢旅行,行李又多的缘故。比起美系车。它舒适耐用,非常省油。缺点就是盘式制动器容易失效或不灵,即使有ABS防抱死系统。紧急制动时,制动距离增长。极易发生事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里会开车的立即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刹车时,刹车距离长。确实很危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先生,我记得就是这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肯定地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原女士就是开这款车出的事故。事故后发现是前轮刹车片变薄,导致制动器失效。常规下,刹车片需要更换是在里程2.5万公里左右。出租车公司每辆车在租出前,都会做检查。所以这辆车离开出租公司时,是可以安全行驶的状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美国警方分析原因时认为:驾驶员是新手,刹车频率多,消耗大。自动变速需要踩油门和制动踏板,频率和力量都过大。另外,车辆制动时重心向前,前轮刹车片损耗很快。所以断定是事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恍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既然美国警方和柳原本人都认为是事故,为什么伊东说是川村故意杀人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推断是故意杀人,基于几个事实。一是柳原居住的酒店,竟然有川村的登记住宿记录。为什么川村会同天在那里?他做了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纷纷交头接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二是我后来才知道,刹车片可能被换过。谁会去换刹车片?为什么要换刹车片?柳原女士,你换过刹车片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哗然。要是有人换了刹车片,导致事故发生。那就真的是蓄意谋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我……只会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轻轻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是会换刹车片的,肯定会开车。当时七武士中,除了您,就只有川村、雨宫先生和柿塚先生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