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东京侦探 > 第六章
夜间

东京侦探

        

雨宫和柿塚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柿塚先生可能是会修车的。他当时的兼职是替料理店送货,不可能半路车坏就送去维修。当然,货车虽然也是自动车,但是结构比较简单。只要不是大问题,都可以修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那辆货车我自己小修过很多次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坦诚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另外就是雨宫先生和川村。你们兼职是在同一个自动车维修厂,对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伊东老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人说你没有修不好的车,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没有那么夸张,主要是日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也说川村修车也很厉害。我当时以为你是为了谦虚,才故意这么说的。不过,我后来想那应该是真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!川村……学长是制动系统强,我是动力系统强。也就是说,我们一个修停下来,一个修跑得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来如此。川村既然会修动力系统,换个刹车片不成问题。” 记住网址m.vipkanshu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老师。那您是去了美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雨宫看着伊东,又瞅了瞅僵尸一般的川村。虽然现在伊东还没有出示证据,但是事情已经明明白白!他的心寒冷无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沉默不语。显然已经是无话可说。众人看他的神色,分明已经是默认,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驹田先生,请继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视屏幕继续切换,显示出了一页旅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姓名:Kaisuke kawamura 年龄:24岁。原旅券号:MSxxxxxxx 现旅券号:TFxxxxxxx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Kaisuke kawamura。这个是谁姓名的罗马音呢?原来我也不知道。后来我请教了我的栗林学长,他是言语专家。所以我知道了,就是川村刚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姓名和旅券号,登记在柳原入住的圣弗朗西斯科的Tristan酒店。它位于Union Square(联合广场)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和柳原都是1998年4月1日入住该酒店。她是307号,你是308号房间。川村,这一点你不否认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一言不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到酒店附近的汽车修理厂,偷了丰田Camry VX10厚度为0.7-0.9的刹车片。那不是新品,只是作为替代品暂时使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得手后你又去了附近的汽配超市,购买了安全支架、千斤顶、针筒、十字扳手等工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Tristan酒店的停车场全满,所以柳原把车停在酒店大门的一侧。这正中你的下怀。晚上你偷偷换掉了刹车片。你就在纯洁无暇的月光下,做出了恶行。你做的小心翼翼,以为天衣无缝。即使柳原出事,你也不在现场。警方也不会知道,你换了刹车片。可谓是完美犯罪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至于我为什么知道那天晚上有月光,是因为我去询问了当地的天文学家史蒂文博士!圣弗朗西斯科城郊的金门公园内,有一座Morrison天文馆。史蒂文博士,就在那里工作。他亲口告诉我,二十年前的那天是月相叫Gibbous,弓张月。而此时刚过去的月相是Full moon,满月。刚过满月,自然月光无比明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事到如今,川村你还是不想承认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默默无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原女士,川村向你示爱过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在与高桥先生恋爱之前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么就是恋爱中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听了告白,如何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然是拒绝了。我这辈子只爱阿康一个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说对不起。然后点点头,就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告白后还纠缠您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完全没有。所以我以为他只是一时心动。这样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学长也是七武士。我不希望这件事,破坏了原本的友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这样啊!所以你们的关系还很融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把这件事告诉过高桥先生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。坦白说,川村学长当时就是我们七武士的兄长。我不愿意说出来,增加阿康和大家的困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白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点点头。大有深意地看着川村。将棋社众人听了,都觉得柳原把将棋社这份情谊看得很重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川村会明知道你和高桥先生相恋,却依旧不管不顾地告白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驹田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候电视屏幕又切换,出来了一个美少女的照片。美少女酷似以前的柳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将棋社的众人看了惊诧莫名。这个少女虽然能看出不是柳原,但是模样有七八分相像,还有神情和气质也是相近。不过,柳原是独生女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瞥了一眼屏幕,立即如被电击一般。发起呆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咦?这是阿元啊!阿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看了照片,立刻失声惊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?柳原女士,这么说你认识照片上的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伊东先生,请问您是从哪里得到她的照片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然是大阪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家都能看出,这个女孩的容貌、神情、气质都与你有相似之处。可确实是两个人。请问,你们之间的关系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姓福田,叫元子。我们虽然不是一个姓,却是相差半岁的表姐妹。我的母亲与阿元的母亲实际上是亲生姐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这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恍然大悟。根据遗传学,要是亲姐妹生下的女儿,因为血缘和基因的关系,确实能够相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伊东先生,但是阿元她早已经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往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原女士,你不知道吧!你的表姐与川村,原本是一对恋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都很惊讶,看了看已经呆若木鸡的川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!恋人。啊!怎么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你的姨母一家,就住在大阪市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但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和阿元,是同一所高校的。川村三年级,她一年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这样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后来的情况你都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阿元本来就有先天性的心脏疾病,所以最后还是去世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当然是悲痛欲绝。后来他上了安大,偶然发现了你。为了接近你,他故意与围棋社的神宫部长闹翻,然后装作义愤填膺地退了部。由于他本来就是将棋社的幽灵社员,所以顺理成章地回来了。后来成为了七武士中的一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原来如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的声音微不可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和元子虽然是表姐妹,然而川村并不知道。一是姓氏不同,二是居住地不同。所以他单纯地以为你们只是相像。我想川村若真知道了你是元子的表妹,也许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至于他如何追踪你买票等等,因为他父亲的学弟就在关西国际空港。社团前辈的拜托,是无法置之不理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叹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前辈帮助后辈,后辈拜托前辈等等乃是社团的传统。然而是错是对,很难分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被你拒绝,终于起了杀心。这就是当年‘事故’的经过。喂!对吧!川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缓了过来的川村犹豫半晌,终于无奈地点了点头。看来伊东把元子与他的事情说出来,对他有很大刺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大哗不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来川村果然如伊东所言,是杀人未遂犯!将棋社众人赶紧离得他远远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。我先前之所以说你当年没有一开始就抱有杀意,是因为你伪装事故前的准备工作都是临时性的。工具、刹车片。都是这样。同时,柳原租车也是你原先不知道的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我竟然不知道,她也会开车。真是难以想象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!对!对!我们都不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鸠山他们也七嘴八舌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,你不知道的,还有很多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冷冷地讽刺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下面就是第六个谜团:乌头来源。驹田先生,请继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管家遥控着,电视上又出现了一株开着艳丽花朵的乌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场的大多数人可能都不认识,这个是什么?它是一种天然药材,叫做乌头(鸟兜Torikabuto)。可以萃取其精华做乌头双脂型生物碱和乌头单脂型生物碱,也可以粗炼汁液乌头碱为毒物。它的茎叶根,都有乌头碱。所以谁能想到,美丽的花朵下隐藏着杀机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先生之所以去世,就死在混入清酒中的这种毒素。驹田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视画面随即切换出高桥尸体的《鉴定报告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窒息死亡。肺淤血、水肿;肝脏淤血;心肌断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毒物检验,死者在其肝、胃内容物、心血中均检见致死量的乌头碱。检测乌头碱有新乌头碱,次乌头碱、惰碱等成分。可以确认是日本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死因:乌头碱中毒死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大概是众人第一次看到这种资料,所以议论纷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家看过这个可以得知,高桥先生死于乌头碱中毒是毋庸置疑的!乌头是毛茛科乌头属植物,本属有250多种。分布于北温带。乌头大部分块根内含有剧毒乌头碱,可作麻醉药。而北海道的阿依努人,用来涂抹打猎时骨尖矛。现在居然被用在人的身上了!但若他是自杀,这个毒物他是如何得来的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乌头这种植物,生命力强盛。所以日本各地都有野生的,尤其是内陆和山区。同时也有人养殖作为观赏。在座的能认识乌头的,至少有两位。一位是望月先生,另一位就是柿塚先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已经完全被伊东摄去了心神,闻言向着这两个人看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家觉得望月就是来说明情况的,所以目光稍一停留后就集中到了柿塚的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呃!怎么回事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有些惊慌失措,同时莫名其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柿塚先生。请问您在安大上学,您的学部和系分别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药学部的制药化学系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逐渐明白了。要说提炼乌头碱出来,那么作为专业人士的柿塚显然是轻而易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提炼过乌头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在学校的实验室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标本从哪里获取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药学部附属的植物园啊!啊!伊东老师,您总不能怀疑我吧!这是把我当……容疑者了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……也太令我难过了。我绝不是杀害阿康的人,那乌头碱和我也绝无关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涨红了脸,极力辩解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将棋社众人虽觉得应该相信柿塚,但是同为七武士的川村已经承认杀害柳原未遂。一时间,他们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柿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错!乌头碱与您完全没有关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半是肯定了柿塚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伊东老师。您这么搞下去,我也很可能被吓死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稍稍释怀,仍然愁眉苦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柿塚先生。其实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?您……又想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个消息我想告诉您,您知道了就没有负担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是什么?要悄悄地告诉我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倒不用。其实……就是在座的每一位,原来在真相没有出来之前,都是容疑者。因为你们都与高桥先生有关系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石化,然后苦笑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瞅了瞅伊东,却佩服他能够说出来。这种事,大家心里明白不就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望月先生所在的抚大镇及抚大山周边,就有大量的野生乌头。而且他因为有疾病,也种植了一些在自家的庭园里。对吧!望月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请问是什么疾病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风寒湿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白了。对不起!驹田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视上又出现了伊东在青山庄拍摄的乌头照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就是您家种植的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唔!这就是我家的园子啊!咦?伊东先生,您什么时候去的那里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上次您见到我的时候,后来望月小姐陪我去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这样啊!您当初没有触碰它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……望月先生,瞧您说的,我还想活着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苦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望月重重点了一下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抚大镇靠山吃山,乌头就是治疗疾病的土方子。所以只要需要的,都可以自家制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委托望月先生的女儿,把他家的乌头提炼品邮寄到了我这里。然后与高桥先生酒瓶中的一起,送到了科搜研。巧合的是,无论是制作方法,成分和种属,几乎完全相同。也就是说,酒瓶中的乌头,无疑来自于抚大山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斩钉截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哗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