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东京侦探 > 第八章
夜间

东京侦探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想发笑。阪井一怔后,也是笑嘻嘻地瞅了瞅伊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当时只知道花村和川村是大阪人。假如她不是喜多幸子,那么我也不清楚会是谁?当时,我不知道小雪还活着。也不知道喜多幸子就是小雪。所以我很迷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后来我终于突破了思维定势,还是因为雨宫先生说的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哈!伊东老师,我说过什么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雨宫洋洋得意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桥先生曾经是神户人,却说着标准的京言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同样。会说大阪弁的,未必是大阪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恍然大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啊!会说大阪方言的人,不一定是大阪人。高桥还是山丹市人呢。他既会说神户弁,也会京言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说第九个谜团……” 首发网址https://m.vipkanshu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等。伊东老师。您虽然把第七、第八划等号了。但是没有说出身份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雨宫喊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着急啊!雨宫先生。会说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……好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您的性子似乎……在今天比柿塚先生都更急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是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雨宫面红耳赤。柿塚得意地拍拍他的肩膀,笑得眼睛都没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九个谜团就是高桥先生的遗书。因为千真万确,就是他的亲笔。搜查本部最有力的结案证据就是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然而,我不相信高桥先生是自杀,那么这亲笔的遗书又是怎么一回事?有问题的,只可能是书写的时间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听了非常佩服,伊东先生果然厉害啊!脸上呢,就流露出来了。可是伊东毫无傲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和佐藤警部补带着遗书,去了科搜研。果然!根据气相色谱仪检测,遗书成于大约两年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惊叹声迭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于是,最有力的关键证据被推翻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么,为什么高桥先生会写下遗书呢?他两年前为什么要自杀呢?又会是谁利用了这封两年前的遗书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发问了,当然无人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按常理推断:一个两年前要自杀的人,是不太可能两年后才自杀。这是因为失去了当时自杀的心情和条件等等,一般也就顺其自然地放弃了。两年的时间并不短,而人的心境是经常变化着的。要是执着于自杀,应该早就死了。不必等两年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算两年后还是想自杀,应该也会写一份新的。总不能说,为了环保和节约纸张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按说这种类似落语的俏皮话,应该能引起哄笑。但现在是说高桥的遗书,因此大家都只能沉默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于理不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说第十个谜团:杀人动机。说到这里,我很抱歉!除了浅野夫妇、望月先生、富冈先生、柳原女士。我都请兴信所调查过。情非得已,因为我只有一个人在调查。我太难了!所以还请大家谅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面面相觑,心道怎么又说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一个自然是阪井先生。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您。虽然高桥先生与美代子女士分居了,您也没有理由杀掉女婿啊!后来我知道,您已经知晓他就是您的儿子,爱护尚且不及呢!最大的悖论在于:凶手会出资调查自己吗?纯粹是画蛇添足的行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点点头,以示肯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二个就是美代子夫人。我最开始怀疑她,是因为高桥先生身故后的1000万保险金。但当我知道她是阪井先生的唯一爱女时,我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因为实在是太愚蠢了!至于为离婚杀人,就更不可能。因为只要再等一年就可以合法离婚。而且,两人的感情并没有破裂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笑了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三个就是不在这里的晴子吧。她才11岁,非常爱着父亲。既没有动机,也没有能力下毒杀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四个是花村,我曾想她是因爱生恨。但是她的某些行为虽然有些恶毒,但只针对柳原和美代子。她怎么舍得杀高桥,那是她少女时代以来最爱的男人!虽然有些病态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花村终于流下了眼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座的人,很多人认识多年。谁都不懂她。反而最了解她的,竟然是这个伊东老师!今后一定要看遍他的小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五个是鸠山先生。虽然他暗恋过柳原,但高桥先生是他一生的朋友啊!第一次喝咖啡的时候,我就看出来了。这种失去挚友,发自内心的巨大痛苦,是不能也伪装不了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六个是鸠山先生的夫人,圣子女士。您曾经是柳原的前邻居,但和高桥先生毫无关系。故也可以排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鸠山深鞠一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七个是柿塚先生。您最大的特色是没心没肺,情感上有些愚钝。您要是杀了高桥先生,反而会沉默寡言。所以,也不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八个是雨宫先生。他视高桥先生如兄长,怎么可能做出等同于弑亲的行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柿塚听了啼笑皆非,雨宫却对着伊东鞠了一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九个是川村。他是杀柳原的未遂犯,但不代表他想杀高桥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冷漠地看着伊东,没有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十个就是熊井先生。他没有动机,却有机会投毒。因为高桥先生去世那天的上午,他去西田町的公寓拜访过。那个装有乌头碱的酒瓶,当时应该就在公寓里。只是无法想象身为保险业务员会杀害自己的客户,因为根本无利可图!除非是有私人恩怨。高桥的去世,对他的事业其实是一种打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熊井苦笑。没有动机,却有机会投毒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十一个是佐佐木先生。要说您是有动机的,因为您曾经嫉妒高桥先生的人气,因为您原先追求过美代子夫人。但那已经是十几年的事情了。您如今事业有成,即将晋升教授,不需要为陈年旧事大动干戈。况且,您和高桥先生还是同窗,前后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佐佐木脸色如猪肝。多年前的糗事被爆了出来,谁都知道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十二个是森川先生。您是高桥先生的旧同事。他后来居上,您没有过怨恨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怨恨?!怎么会。主任常说我们是铁三角。他激进,我沉稳,前田正好不偏不倚。这世界上完全没有比我们更好的伙伴了!现在他往生了,我的沉稳还有什么用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森川无比怅然,眼中闪烁着泪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十三个是前田女士。您也是高桥先生的旧同事。恕我直言,您爱着高桥先生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!啊!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前田的脸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吗?可是您没有结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嘛……就是说,没有……遇到合适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吞吞吐吐地说着。大家立即明白,她不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,而是合适的人已经心有所属。这个人,自然是高桥康夫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这里,男人们都乐了。高桥可以啊!有老婆,有恋人,还有两个暗恋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十四个是柳原女士了。她当然没有动机这样做,但要说投毒的机会无疑是第一位。毫不夸张地说,有无数次机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愕然。没有想到原来在伊东这里,她还是容疑者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您在染井吉野下奉上了紫色马蹄莲。那么纯洁的爱情,是永远不能忘记的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被伊东的先抑后扬弄得哭笑不得,只好默默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动机就先说到这里。下面是第十一个谜团,不在场证明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立即服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先生说了一大堆话,结果似乎什么都没有说呢!大家都没有动机?那谁是凶手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根据司法解剖,高桥先生死因为乌头中毒。死亡时间为3月28日晚上10点到12点之间。驹田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许久不动的画面继续切换,又出现了《鉴定报告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死后经过时间:推定为解剖开始之时(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三十分)起计算,已死后经过10-12小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首先被排除的就是阪井先生、美代子女士。依照这个时间段,既是樱花季又是春假,他们带着晴子去了夏威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根据大阪出入境管理局的出境记录。他们是3月22日上午乘坐JAL(日本航空)JL8792。从关西国际空港出境。大阪预计起飞时间是18:35;预计到达Hawaii State(夏威夷)首府Honolulu(火奴鲁鲁)国际机场是06:55。实际起飞时间是:19:23,到达是07:35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回程则是3月28日13:10。乘坐日本航空JL791,从Hawaii State首府Honolulu国际机场出发。3月29日18:15抵达关西国际空港。所以不在场证明完全成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阪井听得头皮发麻。伊东又不是搜查一课的刑警,竟然把他的行踪搞得明明白白!


        

就算兴信所,也不能调查得这么清楚吧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花村未婚,一直住在父母家里。3月28日晚上,她陪父母到了位于栗田口三条坊町的青莲院。青莲院可是世外桃源,连川端大师也说过:‘青莲院前的樟树,值得特地散步去看一看。’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突然觉得自己说溜了嘴,赶紧回到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青莲院那里举行夜晚特别参观,点灯时间是:18:00~22:00。参观结束后已经是22:00。等到花村陪父母离开青莲院回到家,已经接近11:00。虽说时间上还是有可能的,但是她并不知道高桥先生的行踪。也很难想象疲累了一晚上的人,会安排时间杀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就是否决了花村有作案时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其他的人经过调查,除了川村和柳原,都有不在场证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请问柳原女士,高桥先生去世的晚上10 - 12点钟,你在哪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……伊东君可以不说吗?我有不想说明的理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!您必须要说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得了癌症,因此每天晚上必须回医院。那天中午,阿康陪我去买4月1日的祇园表演参观券。本来是打算一起去看的。没想到当天晚上,阿康就去世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的泪水狂泻而出,显得十分悲伤!


        

圣子抱着柳原伤心地道:“尚美姐姐,你怎么会得了癌症!”说罢痛哭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看来,这就是我的命运。对于我来说,遇到阿康是生命中最幸运的事情。哪怕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。我也觉得非常幸福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原擦干眼泪。冷静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看了都很难过。这个柳原的命,确实也太苦了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从包里拿出两页纸。一页是门票照片的复印件。另一页则是安京大学病院的住院病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记得吧,你们买的门票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这两个席位是我和阿康固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驹田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视屏幕又出现了病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是一份安大病院的病历。由于柳原已经注销了日本国籍,因此是以美籍日裔的身份住院。名字则是中山沙都子。安大病院证实:3月28日下午五点半,中山回到医院。一直没有外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美国被查出癌症,当地医生推荐我回本土治疗。说治愈率高、副作用小、复发率小。我想无论怎样我都要回来。我是京都人,死也要死在故乡。所以我回来了。只是没有想到。第一次去‘花见小路’就遇到了阿康。阿康第一眼就认出了我。他说我无论变成什么样子,都是那么清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美代子听了,心里不是滋味。但是表面上显得若无其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多数人听了觉得过于直白,毕竟美代子是个高桥的未亡人。人家只是分居了,还没有离婚呢!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要是在江户时代,大妇则需要支持养情人的丈夫呢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柳原也有不在场证明!剩下的,自然是川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伊东冷冷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又惊。不是说川村没有动机吗?不对,伊东先生的原话是什么来着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川村平常的作息时间,是比较严谨的。一般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。但他是公司销售部的主管,又不定时出差。这一点,公寓管理员可以证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从3月27日起到3月30日,公寓管理员并没有看到他。他天天去的“叶”居酒屋老板娘也证实,这几天没有看见他。大家都以为他又出差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轮椅上的川村脸色变了,阴沉地可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去川村的会社调查,却发现他当时请了一周的假。请问川村这几天你去了哪里?3月28晚上,你又在哪里呢?请说明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川村面无表情,看来是拒绝回答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均想,既然川村没有动机,为什么不能交代行踪呢?难道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驹田先生,房租复印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画面再变,一张格式合同的纸张出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么难以启齿吗?川村!诸位知道这页纸上是什么吗?这是一张短租房合同的复印件。租期是七天,租金则是67040日元。地址就在高桥先生西田町公寓的对面。甚至于在这个短租房的室内,都可以直接看到他的窗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为什么要在对面短租?那是因为你要监视高桥先生的一举一动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都惊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