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锦书难托思君意 > 第九十四章
夜间

锦书难托思君意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去哪儿?”苏锦书急切地问,她觉得今天真是丢人丢到家了,路边已经有人开始拍照了,她只好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没回答,苏锦书看到他这是去往停车场的地方。走了有10来分钟,他来到一辆黑色的北京吉普车面前,打开了车门,把她小心地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,害怕她磕着碰着,小心地用手护着。苏锦书一被放下,就想逃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韩云中早知道她会这样,就趴在窗户那里说了句:“不管你今天跑到哪里,我都会把你扛回来的,不信,你可以试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锦书相信了,只好乖乖地坐在那里。韩云中上了车,苏锦书看他也不启动车子。就盯着他问:“去哪儿?不走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韩云中看着这个倔强的眼神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之间的谈话方式总是这么不友好。面对他,她总是全副武装,偶尔的温存也总是淹没在这副冷冰冰地面孔之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对他,到底藏有多少恨意呢?苏锦书看到他俯身过来,吓得蜷缩在车门那里,而他只是过来帮她系好安全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系好安全带,我们出发。”她刚才躲得反应刻在了他的心上,深深伤害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路上两人无话,苏锦书乖乖地坐在副驾驶,看着窗外的风景。韩云中车也开得飞快,苏锦书发现他是把车开到郊区外。这路通向金凤山和翡翠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金凤山是一座才开发的游览山地,传说曾经有一只金色凤凰在此山诞生,在熊熊的火焰中燃烧自己,嘶鸣于天,展翅飞向天空,尾翼拖着灿烂的光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它留下的火种烧了三天三夜,却从未烧毁一树一木。三天之后,火自然熄灭。由此这个山便叫金凤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说上面茂林修竹,自然风景不错,还有供奉的庙宇,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。而翡翠池就在金凤山的背后,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水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四面环山的形态,使得池水得到了很好的保护,自然形成,形状如满月,水澄澈清冽又绿如翡翠,故此得名。这地方苏锦书曾陪着林小池来过一次,林小池曾在这山里的静安寺许过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锦书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,在韩云中的车上,竟然有些昏昏欲睡。不多久,就睡了过去。韩云中看到,也帮她放置了座椅,希望她能躺得舒服一些。把自己的风衣外套也盖在了她的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锦书这一觉睡了好长时间,她醒来时发现她竟然在车里,身上盖的竟然是韩云中的衣服,才想起来是韩云中把她掳来,她揉了揉睡眼惺眼的眼睛,才看到韩云中就在车外,背对着她,眺望着远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下车的声音惊动了韩云中,韩云中回头,苏锦书发现他穿着蓝色的薄毛衣,在山里的秋风中略显单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已经是秋季,不知道何时起了风,山里温度就低,湿气也大,他的头发被风吹得也有些凌乱。他手里夹着一根香烟,看她走过来,他立马熄灭了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锦书一下车就觉得有些冷了,她今天穿的湖蓝色长毛衣,里面搭了一件白色长裙。她用毛衣紧紧地裹住自己,手里拿着他的衣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醒了,怎么下来了,还是回车上吧,外面风大!”他说着,就不由分说地把他的风衣又老老实实的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不继续开了,还没到山顶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睡着了,山面的山路不好走,想让你多睡一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抽烟的。”苏锦书淡淡地说了这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我说我抽烟是因为你,你相信吗?”韩云中认真地看着她,她的表情让他觉得好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在看什么?”她忽然好奇这么时间他都站在外面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看那条河流,它蜿蜒曲折,却知道自己要流向哪里,从不会改变自己的方向。它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从来没有丝毫犹豫,目标也是明确的。即使中间有分叉,有支流,最终也会到达它想要去的地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锦书看着远处的群山,看着群山下蜿蜒的河流,似乎真的能听到河流流淌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明白樊少川说这些话的意思,她看着樊少川,她的少年已经有些胡子拉碴,却多了些男人的成熟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我的目标一直很明确。上学时想上军校当军人,我成功了。我唯一没有成功的的一件事就是你,不是我中途放弃了,而是我知道即使蜿蜒曲折,我的心也会始终流向你。你是我最终的归途,也是我最想要的那个。这一点,从来都没有改变过。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将来也不会改变。我这辈子注定要和你死磕到底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年前,我偶然在橱窗看见你穿婚纱的样子,我以为你改变了心意,本想找你问个清楚,无意中又看见了樊少川穿的新郎的衣服。那一刻,我竟然没有了勇气。我以为你改变了主意,想嫁给他。毕竟,他也是那么好的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以为,你从此会幸福。原来,是我误会了。你还在等我对不对?”他紧紧地把苏锦书抱在怀里。这样的温存,感觉像是许久以前。苏锦书轻轻推开了他,樊少川看到她的眼角有些湿润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天我是陪着小池去的,小池她得了癌症,她想在死前当一回新娘,樊少川是那天的新郎。我当时也试穿了一下婚纱,站在镜子的那一刻,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?我竟然想的是如果可以穿给你看该有多好。可是,最终是我痴心妄想了,你那时也已经有了未婚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未婚妻?你从哪里听说的?”这三个字竟然让他莫名地心头一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淡然一笑,风把她的头发吹得凌乱,她轻轻抚了抚,把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叫文琪对不对?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姑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韩云中脑子一下懵了,她是怎么知道文琪的。苏锦书看出了她眼底的疑惑,就继续说道:“文琪上过我的节目,她曾经亲口说过她是你的未婚妻。我听到你们之间的电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韩云中直接拽住了苏锦书的手,把她的手放在他胸口的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道:“现在你听好我说的每一句话。我的心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你苏锦书一个人。我从来都没有未婚妻,如果有,也只能是你。你相信我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锦书没有回答。韩云中仍不死心,“你要怎么才能相信我?要我从这里跳下去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站的地方是山路的崖边,金凤山地势比较陡峭,山路十八弯,崖下全都是碎石。如果有人敢从这里跳下去,非死也即残。她料定他是在开玩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