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富贵养花人 > 第064章 剑意
夜间

富贵养花人

        

青木笑道:“所以,人和人不同,妖和妖也不同,也不是所有的妖都像敖泽那么讲道理,且还亲近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呃……”傅文熙苦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也别惦记着人家寂灭者的那点东西,说不准你还没有进去,就别人家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一缕威压给灭了。”青木看着他的模样,心中奇怪,都是谁给他灌输了一堆错误思想啊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知道很多修真境界的概念,但是,他很多思想却都是错误,基本常事却是一知半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难道说,这货竟然是穿越来的?”青木心中狐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……”傅文熙尴尬的笑着,“青木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青木还在思考,眼前的这个人,是不是穿越来的?听得他问,不解的说道,“有什么奇怪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曾经听得人说起过,但凡寂灭者,都是身体受创惨重,频临死亡,所以,不得已,不得不陷入深度沉睡,靠着时间来慢慢的修复身体的创伤,以此来恢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!”青木点点头,说道,“寂灭就是这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凡寂灭者,都会在地下修建宛如是陵墓一样的地宫,事实上,我们也可以称之为陵墓,毕竟——寂灭的概念,和陵墓还真的相似。”傅文熙低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青木点头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vipkanshu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我们一路走过来,并没有发现机关陷阱?”傅文熙诧异的问道,“这不合理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有些寂灭者,并非是你想的那样。”对于这个问题,青木认真的想了想,说道,“你想想,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,深入地下接近六千米,上面就是山坡,如果不是地震,地面塌陷,你说,我们能够发现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想来不能。”傅文熙摇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!”青木点头道,“只要埋得深,又何必弄那些小巧伎俩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得有些道理。”傅文熙点头,沉吟片刻,他还是忍不住说道,“我们从前面走过来,前面的道路,看着就像是人走的,一车道?现在,越来越宽,已经是十车道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里的寂灭者是变形金刚吗?”傅文熙忍不住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为什么老有这种奇怪的想法?”青木对他表示不理解,说道,“你刚才都说了,寂灭者会修建地宫,地宫啊?你了解一下子,得很庞大啊,别说十车道,就算这地宫可以停个航母,也是合情合理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寂灭者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世道了,千年、万年?”青木说道,“所以他们得给自己储备物资,以供醒来之后,不至于一无所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地宫怎么大,都是合情合理。”青木笑道,“当然,这不是重点,重点就是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重点就是,这个寂灭者只要不是穷光蛋,我们哪怕只在外围,也能够发现财?”傅文熙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佣兵们出生入死的往失落地跑,不就是指望能够找到上古文明遗址?”青木一边说着,一边顺着那宽敞得有些过分的道路,向着里面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的天——”青木突然惊呼出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傅文熙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子,也是震惊不已,甬道尽头,出现了一道门户,可是,他不知道还能不能用门来形容它了,这也太过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宽有多少米,高有多少米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拿着手电筒照着,手电筒的光并没有能够让他看到这扇门的顶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也太大了吧?”傅文熙低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然,这不是重点,重点就是,这扇门,竟然是开着的——具体的说,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里面,似乎有金色的光泽透露出来,像是太阳的光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走,去看。”青木略略一迟疑,当即就大步走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已经走到这里了,总不能够不看了,虽然他心中隐约不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傅文熙自然不反对,拄着拐,跟在青木后面,口中却是忍不住念叨:“青木,一定是你打我了,要不,为什么我别的地方不受伤,就伤了屁/股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青木哭笑不得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忙着向着门口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小心点。”傅文熙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青木正欲说话,却听得傅文熙低声念叨道:“你特么要是死了,我可怎么办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次,青木突然就想要揍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走到门口,他探头向里面看了看,里面很大很大,不知道光的来源在什么地方,却只能够感觉到,空荡荡的一片,似乎就是一个大殿?


        

青木直接就走了进去,傅文熙也尾随走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握草,这也太大了?”傅文熙四处看了看,这果然是一个底下宫殿,中间也一个个巨大的石柱撑起了整个宫殿,旁边的石壁上,雕刻着文字,一个个龙蛇起舞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傅文熙的目光落在那些文字上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青木只是将就着看了看,就去别的地上四处探索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傅文熙直接利用小野花教他的观摩总纲,一点点的观摩,他本来记忆力就比普通人要好得多,如今灵识桎梏,加上又学习了观摩总纲,不过片刻,石壁上雕刻的那足足有数千字的经文,他已经烂熟于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特么这就是一个没有用的功法啊?”傅文熙忍不住叹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记住了雕刻在大殿里面的功法,他转身就向着另外一边走去,另外一面的墙壁上,雕刻着一个道人,手持宝剑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

傅文熙仅仅只看了一眼,忍不住踉跄后退,只退了数十步,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子,他才算缓过一口气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喂喂喂,你怎么了?”青木正在四处看着,见状,忙着伸手扶住他,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剑意!”傅文熙有些狼狈的指向对面那面墙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剑意?”青木一呆,抬头,直勾勾的看着墙壁上的道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承认,这个道人雕刻的非常生动形象,手中的那把宝剑也像是活的一样,盯着看,似乎他正抬手试剑——这世上就是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,他看不出什么剑意?


        

傅文熙已经镇定下来,这个时候,他已经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,不敢贸贸然的采用观摩总纲去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想,这机缘是他和青木一起发现的,当即说道:“你集中注意力去看,能够看到什么,就是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