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伴剑寂灭 > ”一百零二章,惊变“
夜间

伴剑寂灭

        

飓风处,“呼……呼……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随着风声越来越响,笼罩在飞舟外的光幕,也被撕扯得不断变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附身在飞舟外,越发的艰难起来,五行绝体运转到了极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寒风中透出的刺骨凉意也就越发强烈,光幕能够阻隔住一部分,却终究不能全数隔绝,透入船舱的寒气还是令他们透骨生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全力抵抗寒意同时侧身望去,就见峡谷深处一片迷蒙混乱,无数空间裂隙遍布四周,只在下方正中央处,有一股冰风与一片赤火相互交融,上方飓风高卷,冲入空间风暴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轰轰轰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阵阵轰鸣之声不断传来,飞舟巨颤不已,船身上也传来阵阵“咔咔”声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心神一凝,就看到前方飞舟的船头,已经抵近了那股白色飓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呼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时,飞舟船头突然一扭,整个船身骤然加速,竟是瞬间被扯入了风暴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顿时感到天旋地转,整个人几乎要被抛飞而起,离开船身。 记住网址m.vipkanshu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连忙运转五行绝体,身形向下一坠,稳稳吸附在飞舟上,一时间,飞舟之上“砰砰”之声连响不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此时,整艘飞舟上爆发出一团明亮白光,将峡谷映照得恍若白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轰”的一声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舟两侧的羽翼之上,刻画的符文光芒越来越盛,竟然从中喷涌出打量白色光芒,在虚空中凝出来两道巨大的羽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随着羽翼浮现而出,剧烈晃动的飞舟终于稳定下来些许,凭着陡然变得强大的这股力量,一头扎入了飓风中,并且一冲而过,来到了飓风眼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飓风眼中面积极广,内里看似风平浪静,实际上却仍旧危机重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舟方一进入,整个船身就立即受到一股巨力吸引,竟是直接朝着下方急坠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朝着下方望去,就见飞舟下方数百丈外,便是一片冰红蓝光芒与赤红火焰交融,光芒交融剧烈激荡的景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在那水火两重天的下方,赫然便是一团恍如恶魔巨眼的红色漩涡,那阵阵强大的吸引之力,便是自其中传递而出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瞬息之间,飞舟便急坠百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股强大的冰寒气和灼热之力从下方滚滚袭来,飞舟中的众人便顿时陷入冰火交加,备受煎熬的境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百里寂就见飞舟右侧船舱门打开,四名金身傀儡飞掠而出,竟是比直落下了深渊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碰”四声响动几乎同时响起,船身下方好似被什么东西托举了起来,重重一颤之下,飞舟下坠之势,竟然变得缓慢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好奇心起心,探身望去,就见后方船尾处,竟然坠着一个浑身金色的傀儡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见其以霸王扛鼎之势,右肩托举住了船身,浑身上下竟有十数处雪白光芒亮起,里面全都嵌有一颗妖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身下双腿早已不在,反而变作了好似佛陀莲台一样的东西,下方有阵阵星辰之力如火焰一般喷涌而出,形成阵阵强大的推举之力,使其能够撑住飞舟些许,从而不至于直落坠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此时,“咔”的一声轻响传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便看到那金色傀儡男子额角青筋暴起,五官扭曲近乎变形,肩膀处已经明显塌陷了下去,眼看也要支撑不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此时,四个金色傀儡猛然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声,瞬间其核心出的妖核爆发出璀璨的光芒,向上一托,飞舟剧烈一震,船身下坠之势彻底一止,开始缓缓升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上升了约莫二三十丈后,那股拉扯之力似乎也用到了尽头,与下方深渊的撕扯之力僵持在了一起,飞舟不再上下浮动,靠着两翼挥动的力量,朝着前方缓缓推进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处在飞舟下方的四名金色傀儡,却好似消耗尽了所有气力,身上所有妖核光芒一暗,接连坠落了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左边的两人跌入冰风之中,瞬间冻结成了冰雕,右边的两人则在赤红火焰中,熔化成了金红色的浆液,相继落入了下方的黑色漩涡中,消失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舟靠着五具傀儡和飞舟众人合力,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飓风眼内的中空地带,穿梭到了飓风的另一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了先前的经验,这一次飞舟船体进入飓风中时,就稳当了许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到整个船身没入飓风中后,也没有发生明显的震荡和偏移,只要就这么冲过去,就能到达彼岸那片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大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,事与愿违,飞舟才刚行进一段距离之后,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百里寂望去时,就看到一团崩碎开来的空间裂隙,竟是夹杂在飓风之中,没有被吹散开来,他们的飞舟左舷正朝着那边移动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舟之人,显然也已经发现了情况,连忙操控着飞舟朝着右侧偏转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就在此时,异变陡生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吼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伴随着一声令人肝胆欲裂的吼叫声响起,一股沛然巨力从后方骤然传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整艘飞舟顿时如遭重击,剧烈一震之下,整片光幕几乎崩溃,船身也速度加倍地朝着前方冲撞而去,那片密集地空间裂隙变得避无可避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见虚空之中,高昂着一颗巨大无比的狰狞头颅,状若蛟龙,却头生棘刺,双眼漆黑一片,好似混沌虚空,令人望之胆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在那颗头颅之下,生着一条粗壮无比的蛇蟒般身躯,上面生有一块块凸起的菱形鳞片,身躯长达数百丈,一直蜿蜒扭曲着从那道红色漩涡中探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漩涡之中吸力无穷,那形似而蛟的古怪生物,竟好似丝毫不受影响一般,晃动着身躯,以那狰狞头颅再次朝着星隼飞舟撞击而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糟!”百里寂暗道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一瞬,飞舟再次遭受重击,表面笼罩着的光幕猛地一颤,几乎溃散开来,飞舟之上惊叫之声不断传来,众人对于这陡然出现的怪物,畏惧到了极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船首处忽然传来一声暴喝:“你们安心驾稳飞舟,我与花道友对付此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声音一落,船头处两道人影猛地一花,消失在了原地,几乎同时,在那飞舟后方,武城主与花夫人的身影,同时浮现而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来到飞舟之外,才发现飞舟之外的不速之客,见此三人面面相与,但此时危急关头二人也顾不的其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武城主一声暴喝,只见其双拳一握,好似在摆出一个古老拳架一般,身形扭动,双臂挥舞着做出一些看起来有些古怪别扭的动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随着动作变化,他身上的力窍一颗接着一颗亮了起来,一股若有若无的古怪气息开始自其身上生出,那看似滑稽的拳架动作,也变得有些不太一样起来了,行拳缓慢,衣衫却无风自鼓,振衣之声好似狂风呼啸,哗啦啦作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与之相距不远的花夫人看到这一幕,只是眉头微微挑动了一下,一手缩回袖中,继而随手猛地挥击而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见一道乌光从其袖口处飞射而出,却是化作了一枚拳头大小的圆球砸向了那头异兽,黑色当空飞过时,内部鸣响不断,好似有无数机括在疯狂转动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多时,当中有一片乌光透射而出,一具体格高达近百丈,形态好似巨猿,却生有两头四臂的古怪傀儡,从中浮现而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巨猿傀儡刚一出现,便受到下方漩涡中的吸引之力撕扯,身形猛地向下一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只见巨猿背后一手探出,手掌竟然从手腕处分离开来,当中连接着一根粗壮的黑色锁链,“哗啦啦”作响地飞射而出,缠绕在了那恶蛟异兽头上的一根尖刺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了此处借力,巨猿手臂猛地一扯,庞大的身形便猛地朝上一跃,直接越过了恶蛟头顶,双足朝下重重一踩,竟是以泰山压顶之势,砸落在了恶蛟头顶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剩余三只手臂,同时握着一根形如巨椽的粗大铁杵,朝着恶蛟当头砸下,两股力量合并一处,威力极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吼……”恶蛟被这股巨力砸中,身躯骤然向下一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武城主周身力窍密密麻麻的亮起,握拳手臂上的力窍中,更好似有星光流溢而出,在其手臂四周笼罩起一层如烟般的薄雾,里面光芒点点,宛如浩渺星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时的百里寂百里寂,也已是站直了身形,双拳提于腰间,看似缓慢却快如闪电般,猛然推出,无形的气劲化作一头奔跑的牤牛,直击恶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拳和双方的攻击完美美契合,轰向恶蛟头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气劲汇集一处,炸裂开来之时,就好似一片爆裂的星空一般,从中传出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,将前方虚空击得层层破碎坍缩,竟好似从中虚空中生生撕出来了一个空间黑洞,直接将那恶蛟的头颅笼罩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星光散去之时,那空间黑洞随即消失不见,恶蛟的头颅便随之被吞没,只余下一截鳞蟒身躯,兀自挣扎扭动,断口处鲜血狂飙,污浊一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切看似漫长,实际上却不过是十数息间发生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与之同一时间,近乎失控的飞舟,已经飞快地撞向了前方那团空间裂隙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岳真人双眼圆睁,额头青筋暴起,双手按在身前飞舟地面上,两只手掌周围笼罩着一圈白色光纹,身躯倾斜着向右边奋力扭动,尽管已经使尽了力气,却只能将船身扭动偏转,始终无法将之彻底带离险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舟的船头猛地一偏,堪堪避过了那团空间裂隙,船舷却再避无可避地撞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