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星创战纪 > 第二十八章 粽子
夜间

星创战纪

        

此时站在林念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身上已经使不出一丝力气。只要睁开的双眼,起伏的胸膛证明着他还活着。身旁的身影,也没有去追赶黑豹,那人抓了抓自己胡子,看着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李念...正是丁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没死的话就吱一声“丁魁伸腿踢了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林念有气无力地应声“丁..丁叔叔”脑袋一沉..昏了过去、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小子怎么跑这里来了?幸亏我发现及时,晚一步,你就死透了..孙老儿人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丁魁放开能力感应了一阵...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在山上..这小子自己来的?可真是老寿星上吊,嫌命长了,你师父没跟你说山上有多危险吗?”地上的林念已经晕倒,没法回答丁魁的问题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丁魁蹲下身查看林念的伤势,“伤成这样,麻烦!不过还好,多是些皮肉伤,没伤到筋骨,可是这么一直流血下去怕也是小命难保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抬头看了眼落枫城方向:“没有府主命令,我也不能出山,唉!只能先这样了,孙老儿,你最好赶紧给我滚到山上来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扛起林念,瞅了瞅地上的酒瓶“你小子也算有心了“。顺手拎起酒,化作一道黄光向山顶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日落西山,孙得力伸了个懒腰起床了,一觉醒来,好像心情也变好了。哼起了小曲“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...”院里溜达了一圈又走到前院躺椅上躺了下来。瘫坐在椅上,好不享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门外小玉和胖子也有说有笑的回来了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馆主好”二人打着招呼..孙得力也点了点头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玉换了衣服准备去做饭,不见自己哥哥的身影,顺口问道:“馆主,我哥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知道,自己出去练去了吧,小豆芽炒几个好菜,我喝点酒,好酒配好菜!”孙得力吩咐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的,馆主”小玉也没多想,转身去了后厨


        

孙得力起身向厅内走去,“今天喝点啥呢,我那好像有几瓶不错的花雕,今天刚好把它消灭了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厅内翻找了半天:“我的花雕呢?”脑中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突然想起中午的话,还有消失的酒,不好的预感渐渐涌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小子不会真的自己就去了吧?孙得力惊愕,想到落枫山的情况额头冒汗“小林子,你可千万别出事了,”身形一闪,消失在院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落枫山上,


        

天色已经变暗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林子,你在哪?”“林念..”一路寻找,叫喊了半天没有反应..孙得力面如苦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可怎么办,如何是好..不会让野兽吃了吧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..难道和老丁在一起?,最好是这样,嗯一定是这样!”心中好像也轻松了些,向山中深处走去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林子”“老丁”,寻了半天,没人回应,喊了的也累了,孙得力瘫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丁也不在,这到底是生还是死,这下完了...回去我可怎么跟小豆芽他们说”孙得力快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山顶,丁魁正看着地上包的像粽子一样的林念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我这手艺还不错!”正打量着自己的杰作,耳朵微动,似有所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孙老儿,妈的现在才来,累的劳资折腾了半天,你就给我使劲嚎着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孙得力看着眼前的瀑布发呆。回想着昨天林念在这里搏杀巨熊,也想到这三年徒弟跟自己在一起的这些日子,虽然说有打有闹,但是慢慢来也拿林念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,虽然说自己没有孩子。不懂得怎么教育和孩子相处,也许父子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吧,想着想着,眼睛里眼泪打着转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林子,你怎么就这么没了,都怪师父不好...都怪我!”一时间竟是老泪纵横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远远处丁魁手此时托着粽子一样林念,看到这番场景,终是没忍住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哈.....孙老儿,你可笑死我了”笑声震得林中的休息的鸟儿都飞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孙得力也听到了笑声,连忙抹了眼泪,一个闪身,已是站在丁魁面前:“笑什么笑,没见过别人揉眼睛么,风大进了沙子而已,我徒弟呢?快叫出来,故意玩我呢是不,还跟你联手戏弄我,看我笑话,回去看我收拾他...“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...进了沙子,你可真能扯,我可是看得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,一把年纪了还哭鼻子,真是好笑。你徒弟?这不在我手上么,你瞎了不是?”丁魁仍忍不住大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孙得力看着丁魁手上托着的那长条状,一层层包裹,完全看不出人形的物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”惊得嘴巴张的老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篝火旁,孙得力一脸关心的看着身旁的粽子,“老丁,我徒弟他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死不了,昏过去了,都是皮肉伤,我怕他血流干了,才包了包,给他止了血“丁魁举起酒瓶子,咕咚咕咚像喝水一样,一口小半瓶都没了,喝完不忘拿起一边的一块烤好的大块熊肉啃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伤成了这样?”孙得力疑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猫抓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屁,什么猫能把我徒弟抓成这样,他又不是豆腐做的!”孙得力不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追电豹,你这老儿也是心大,竟然让你徒弟自己进山来,摊上你这样的师父,我看他也是倒了八辈子霉,今天要不是我,晚一秒钟你就给我好好哭去吧,也别说进什么沙子了“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幻兽,”孙得力一脸惊讶:“那追电豹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跑了呗,难不成会被你这徒弟打死了!”丁魁仍自顾自喝着酒,吃着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孙得力起身抱拳,“大恩不言谢,老丁,这次多亏你出手,老孙我欠你一个大人情,日后定当重报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斜瞄了下身旁的粽子。,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徒弟伤重,我就不久待了,先带他回去,告辞!”。说完后抱着粽子转身消失在夜幕中。丁魁也没搭理他,两瓶酒下肚:“这酒太少了,喝的不尽兴!“


        

武馆内,小玉抱着粽子一样的哥哥哭得不成人形,一旁的胖子也急得乱转,问孙得力这是怎么了。孙得力一时也不好说这来龙去脉,只得安慰二人“没事,人还活着。皮外伤,皮外伤!”趁二人不注意,偷偷溜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