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回到战国做魏王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秦开苏秦争妻 随侯珠再现
夜间

回到战国做魏王

        

于是赵国联合秦军主动进攻起了齐军驻扎的肥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赵国本以为经历大败后,齐军士气会低落,不堪一击,但是却没想到齐军在经历大败后,倒是表现的更加顽强了,把赵军与秦军堵截在肥城以西五里之地,导致赵、秦联军无法推进,随着中山国的军队赶到,赵、秦只得撤回邯郸,以作防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于是两方在邯郸与肥城之间又重新开始相峙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燕国武阳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座刚扩建完成的新都城中,燕王姬职此刻正站在刚刚完工的黄金台上,周围围着无数的百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听燕王姬职对着这些百姓興奋的说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日这黄金台终于完工了,也代表我燕国的新都城正式建成,这数年来,我燕国的工匠们,历经千辛万苦,不负大家所望,把这座武阳城建成了如今列国之中最大的一座城池、一座都城,今日也是寡人正式宣布,我燕国国都从蓟城迁来武阳的日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旁边一年轻官员接着燕王的话说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我们国君为了庆祝新都武阳城的建成,决定宣布在武阳城附近的百姓全部免税三年,而且还要开始在这黄金台上招贤纳士,只要有才能,有自信的人皆可上黄金台来一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姬职这时对着刚刚说话的年轻男子露出了笑意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季子啊,那这里就交给了,寡人得回新宫中处理国事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年轻官员便是苏秦了,苏秦本意是来替魏出使燕国的,怎奈燕王提出了若苏秦留在燕国帮自己招贤纳士,便可以把妹妹姬灵嫁给其,苏秦因为太过钟爱公主姬灵,许久不见,再次重逢后,自然更是无法去拒绝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听苏秦这时对台下人继续说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家不必疑虑,我们国君建这黄金台,就是为了你们之中你愿意为我燕国效力的,所以你们尽情上来自展才华就是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首先走上来了一个穿着胡服赤着胳膊的大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便询问其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生,您有何才能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大汉便问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乃胡人,名羊毛,难道你们燕国都能重用于我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回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以,我们燕国招贤纳士,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,羊毛先生您只需展露自己才华就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羊毛便说了句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想去领兵作战,可以吗?我可以帮助你们燕国去攻打东胡人,我从小生活在那里,对它们那里习俗十分了解,先生您能给我这个机会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有些不解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既然从小生活在东胡,为何却要帮助我们燕国去攻打生养你的家乡父老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羊毛回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父母从小教导我,告诉我只要自己喜欢的,就要不惜一切去得到,而且听说你们中原有位吴起将军,当初为了成就自己,不也抛弃了自己父母家人了吗?所以我也想做一名像吴起那样的将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受礼仪教导之人,如何能受得了这羊毛这样为了一己之私,而忘恩负义的人呢,便说了句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论你有没有才能,你这样的人,不算贤明之士,不适合做我们燕国将军,还是请你下去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羊毛不乐意了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燕国既然建了这黄金台,不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有才能的人来吗?现在你以一己之见,就这样不肯给我羊毛机会,你们燕国用来招贤纳士的这黄金台,看来完全就是骗人的、骗人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也生气了,指着这羊毛喝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算什么东西?敢来污蔑我们燕国黄金台建来是骗人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羊毛轻轻一哼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哼,招贤纳士,选举有才能之人,现在我羊毛自认有才能,你连试都没试,就说我羊毛不适合做将军,我羊毛不服,我相信这里很多人都跟我一样,都跟我一样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台下人有不少指责羊毛的,但是也有不少赞同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羊毛就是肯定就是一个刻薄寡恩之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连生养自己的家人都能去背叛,这样人不行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这样的人怎么能得到重用的,让他滚下来,滚下来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胡人本来就是这样,何必以中原礼节去要求它们呢?我觉得到可以试一试他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走过来了一位身穿盔甲的将军,苏秦一看,原来是秦开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看了一眼秦开,明显是对自己这个情敌还是有些不满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我道是谁呢?原来是秦开将军来了啊?国君不是说过了,这举贤纳士之任,全由我苏秦负责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秦开轻轻一笑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举贤纳士,大王确实教给先生您了,可我秦开帐下如今急缺将领,难道我不能自己来挑选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秦开说完,走到了羊毛面前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真的愿意为我燕国讨伐你胡人出力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羊毛回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只要能当上燕国将军,我什么都可以为您和燕国去做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秦开便说了句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难得你对我燕国如此忠心,如果本将军让你现在回家去杀了你父母,然后你就可以做将军了,你愿意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羊毛犹豫了一下,咬着牙说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愿意,只要能做上将军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秦开便说了句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那你现在回去吧,带上你父母头颅回来,本将军便重用于你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见到秦开这番,很是愤怒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秦开,你到底想干什么?天底下,哪有你这么残忍的人,居然让人去弑自己亲生父母的,你简直畜牲不如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秦开并没有丝毫生气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生,您或许没亲身经历过战争,不懂战争的残忍,让这羊毛杀其父母算得了什么?它若能杀了其父母才能证明是真心效忠我燕国的,万一它连父母都舍弃不了,到时候又如何能为我燕国之用呢?而且我燕国现在就缺羊毛这样通晓胡事的将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秦更加生气了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秦开,我看你这是以公报私,故意让我苏秦无法替大王完成招贤纳士,娶不到姬灵,到时候你就可以把姬灵据之己有,是吗?秦开,我告诉你,没门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秦开大笑了一下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……哈哈,苏秦啊,您真是小人之心,小人之心啊,我秦开确实也喜欢姬灵,但是我不屑于用这等下行径去得到姬灵,我必须要让姬灵真心真意嫁给我秦开,我也相信国君一定会明白我秦开才是姬灵最合适的那个归属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新落成的大殿内,燕国姬职便询问一旁老臣苏玉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苏卿啊,您觉得姬灵到底是合适秦开,还是合适苏秦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玉回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实话,以亲疏之论,苏秦乃我苏玉之侄,我当然希望姬灵能嫁给苏秦了,但是若为姬灵终身着想,臣倒觉得秦开更为合适一些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姬职又说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寡人之前可以已经许诺苏秦,只要其帮我燕国寻得一像张仪、陈轸那般的雄才之士,寡人便把姬灵嫁予他,随他回魏国去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玉面带笑意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王啊,您之前还答应过秦开,要把姬灵嫁予他呢?而且您之前给魏王国书也说过,除非其能借赏’随侯珠’,便能嫁姬灵予苏秦,所以您到时候纵使苏秦帮您寻得大贤之士后,依然可以以魏国没有送来’随侯珠’为由,而把姬灵嫁给秦开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姬职笑着指了指苏玉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苏玉,你啊,你,居然连自己亲侄都不愿意帮助,我看也只有你苏玉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玉回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苏玉自易王时期从洛邑来到燕国,已经侍奉大王您祖孙三代了,况且现在秦开对我燕国更为重要,我当然得为我燕国避讳那些亲疏之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姬职又问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若是魏国找到那’随侯珠’,又该怎么办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玉一笑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可能,大王您又不是不知道’随侯珠’现在所在何处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姬职还是有些担忧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是,不过,还是得派人尽快把那’随侯珠’带回来燕国,以免日长梦多,要是魏国找到了那’随侯珠’,知道是我燕国所为后,这样后果不堪设想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玉点了下头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王,您就放心吧,此时臣一定帮你办的妥妥当当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魏国陶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陶虽然几年前就已经归魏,但是在城中影响力最大的人依然是城中最富有陶朱公范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范旻乃是第一代陶朱公范蠡的八世孙,世代经商,几乎把持了整个陶城乃至整个陶地的所有商铺交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范旻这日深夜,在家中地窖内,也是收到了一个神秘的木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范旻欣喜的打开木盒一看,原来是一个闪闪发光,大如梨柚般的夜明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范旻立刻惊喜的叫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果然是’随侯珠’,果然是’随侯珠’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旁边一携带木盒而来的神秘男子便说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既然已经得到’随侯珠’,不知道您什么时候可以把钱财送到我们家主府中送去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范旻看了看眼前这神秘男子有些不乐意了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’随侯珠’虽然是绝世之物,但是在我范旻手中,风险实在太大了,而此物更是乃魏宫至宝,现在魏王正在四处搜查此物,你们家主所要的三车珠玉,恐怕得减免一些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神秘男子马上回应着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不是答应过了我家主人,’随侯珠’只要到您手上后,三车珠玉便可立刻送至吗?为何您现在却这样呢?以您身价难道还会在意这三车珠玉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范旻轻轻一笑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世人皆知我陶朱公在这陶城乃世代相传的商人,我们商人做生意本就以利为重,若你家主人觉得我陶朱公吝啬了,你可以把这’随侯珠’带走,交还给你家主人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就把这’随侯珠’连同木盒全部奉还给了这神秘男子。